關于疫情影響下的有色金屬主要期貨品種價格走勢與特點的報告
來源:安泰科 | 作者:chinacaw | 發布時間: 2020-02-28 | 187 次瀏覽 | 分享到:

      2月27日,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通過視頻會議召開企業復工復產信息發布會。發布會上中國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賈明星介紹了疫情期間有色金屬企業復工復產情況及有色金屬企業遇到的主要困難和問題。


  針對會上提到的疫情對各品種價格走勢帶來的影響,安泰科將在此進行詳細解析。


  一


  銅:新冠肺炎疫情下短期銅價承壓,二季度銅價有望迎來反彈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期所滬銅主力合約收于46000元/噸,較節前2020年1月23日開盤價48340元/噸下跌4.84%,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48380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4日44680元/噸。


  截至2020年2月24日, LME倫銅三月合約收于5688.5美元/噸,較節前2020年1月23日開盤價6106美元/噸下跌6.84%,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6116美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3日5527美元/噸。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對市場情緒和銅產業鏈各環節如生產、消費、物流都產生了較大影響,春節期間LME銅三月價格下跌7.61%。從宏觀方面來看,受疫情影響,市場情緒或趨于悲觀,壓制有色金屬價格。從基本面來看,下游消費企業復工時間明顯延后,需求在短時間內或將較難恢復,導致價格下跌。


  展望后市,短期從疫情對銅產業鏈各環節來看,春節期間冶煉廠基本維持正常生產,然而受銅精礦加工費低迷,硫酸脹庫壓力進一步發酵,下游需求疲軟等多重因數影響下,冶煉廠多數存在減產計劃。從銅加工材不同類型來看,銅桿、銅管、銅板帶等企業2月份產能利用率同比普遍下滑近20%,下游終端如國內基建、電力、地產等金屬消費領域等都多有推遲,下游加工企業及終端市場受疫情影響相對冶煉廠而言沖擊更大,因此在季節性因素及疫情影響下銅市累庫壓力遠超去年同期,銅價承壓明顯。因此對于2020年一季度銅價難言有太大好轉;二季度隨著疫情好轉及旺季效應帶動下,銅市消費或出現一定刺激性修復,二季度銅價有望迎來反彈;下半年則仍要考量諸多不確定性,有回落風險,加之需求只是低速增長,全年來看銅價依然很難有大幅上漲空間。


  二


  鋁:疫情致鋁市場過剩加劇,鋁價下行趨勢不改


  截至2020年2月24日,滬鋁主力合約收于13530元/噸,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14040元/噸下跌3.6%,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4135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24日13450元/噸。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鋁收于1699美元/噸,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1795.5美元/噸下跌5.4%,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811.5美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4日1685美元/噸。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對市場情緒和鋁行業生產、消費、物流都產生了較大影響。從宏觀方面來看,受疫情影響,市場情緒趨于悲觀,壓制有色金屬價格,鋁價也收到波及,近期需關注國家宏觀刺激政策對市場的短期提振。從基本面來看,鋁下游企業復工時間延后,需求短期內難以快速恢復,鋁錠庫存將繼續積累并對鋁價形成壓力。短期鋁價因顯性庫存未出現大量積累而表現緩慢下跌,中長期來看,隨著鋁錠庫存大量顯現,供應過剩的壓力將增強,鋁價將保持跌勢且跌幅或將擴大。


  三


  鉛:鉛價短期低位偏強震蕩,中長期重心向下


  春節前后,國內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2020年1月23日至2月24日期間,鉛價大幅下挫。疫情大規模爆發前夕,海外精鉛供應有所恢復,但倫鉛庫存持續處于低位,疊加宏觀向好,對倫鉛形成支撐,隨著疫情逐漸蔓延,價格大幅下挫,后止跌反彈。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期所滬鉛主力合約收盤于14505元/噸,較節前2020年1月23日的開盤價15130元/噸下跌4.1%,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5130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10日13815元/噸。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鉛合約收于1819.5美元/噸,較2020年1月23日開盤價1983.5美元/噸下跌8.3%,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993美元/噸,最低出現在2月10日1790.5美元/噸。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對市場情緒和生產、消費、物流都產生了較大影響,從宏觀方面來看,受疫情影響,市場情緒或趨于悲觀,壓制有色金屬價格。從基本面來看,下游消費企業復工時間明顯延后,需求在短時內或將較難恢復,但邊際在好轉,短期再生鉛生產恢復不利的情況下,精鉛供應略顯偏緊,價格呈現低位偏強震蕩的局面。但中長期來看,隨著疫情的緩解,再生鉛生產節奏將逐步跟進,供給端仍然壓力較大,價格將承壓運行。


  四


  鋅:鋅價短期有望超跌反彈,中長期依舊承壓


  春節前后,國內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大宗商品價格劇烈波動,鋅價大幅下挫。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期所滬鋅主力合約收盤于16595元/噸,較節前2020年1月23日的開盤價18305元/噸下跌9.3%,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8320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24日,16570元/噸。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鋅合約收于2043美元/噸,較2020年1月23日開盤價2394.5美元/噸下跌14.7%,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2395美元/噸,最低出現在2月24日,2041美元/噸。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對市場情緒和鋅的生產、消費、物流都產生了較大影響,春節期間LME鋅價下跌6.2%。


  宏觀方面,受疫情影響,市場情緒或趨于悲觀,壓制有色金屬價格,但鋅的跌幅明顯大于其他品種,資本市場情緒及鋅基本面偏弱是主要拖累。原料、冶煉供應雙增的預期是鋅價長期走弱的基礎,使鋅成為資本市場空頭青睞的品種;疫情爆發期間,鋅的需求受阻,國內庫存明顯累積,海外供應恢復,庫存低位返升,同時也導致鋅的基本面邊際變差。市場情緒及對節后需求恢復的擔憂,對價格不利,但短期內鋅價已經超跌,待需求回升后,鋅價有望低位反彈;中長期看,鋅仍面臨供應增加的壓力,或依舊承壓。


  五


  錫:短期價格承壓,中長期回歸合理區間波動


  疫情爆發以后,內外盤錫價均出現了大幅下跌。倫錫方面,1.23-2.3期間,倫錫累計跌幅5.10%;滬錫2月3日開盤第一天,當日跌幅也是達到了5.77%。2月4日后,隨著開盤后市場心理層面情緒的釋放,加上國家及時出臺的如央行逆回購、MLF降息等積極的貨幣政策,以及企業延緩繳納企業公積金等優惠政策,滬錫價格觸底反彈,倫錫跟漲,但較年前的價格仍然偏低。


  截至2020年2月24日,滬錫主力合約收于137080元/噸,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137340元/噸下跌0.2%,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40500元/噸,最低點出現在2月4日129620元/噸。


  截至2020年2月24日,LME三月期錫合約收于16495美元/噸,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17050美元/噸下跌3.3%,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3日17450美元/噸,最低點出現在1月30日15690美元/噸。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已對市場情緒和企業生產經營、物流、消費都產生了較大影響。對后期走勢我們有以下判斷:


  宏觀方面,隨著國內疫情拐點的到來,預計對經濟短期沖擊力是最強的,之后會逐步削弱。全國的復工進度正逐步恢復,但各地與各行業復工的時點不同,鐵路及公路運輸大量停運對復工進程將形成實質性干擾,復產復工進度會較為緩慢;預判第一季度,經濟會明顯走弱。中長期來看,隨著疫情拐點的到來,二季度投資有望逐步回升,消費和外貿的恢復還會滯后一些,但是經濟不會出現報復性反彈,疫情結束后全年經濟的修復會是一個緩和的過程。


  從基本面來看,本周上游生產企業的開工情況向好的情況恢復,物流方面的問題也在逐步緩解。不過盡管80%以上的企業已經開工,而人員到崗率還受主觀、客觀等多方面因素影響跟進乏力;錫主產區云南省還面臨一層更棘手的問題,即進口原料的中斷。多數私營企業庫存僅能維持短期消耗,相關人士擔憂若緬方仍無動作恢復中緬汽運運輸,將直接威脅剛復工企業再度被迫停產;下游方面,消費企業復工進度相比生產端明顯滯后。需求在短時內將無法恢復到去年同期水平,更準確地說,由于近些年下游需求一直疲軟,終端企業并不像生產廠商那樣著急復產。庫存方面,物流、勞動力流動遲緩、下游消費恢復慢等問題造成國內錫產品壘庫,國外的錫庫存也隨之高企。


  總的來看,短期內,國內外錫庫存的積聚以及需求端疲軟對后期價格將產生不利影響;中長期來說,隨著疫情的消除,供需都會逐步回暖起來,國家仍將根據階段狀況繼續出臺相關的政策扶持經濟下坡,國內經濟會逐步回暖。今年錫的總供應和總需求仍將維持低速增長,原料供應連年下降對支撐錫價起到了關鍵作用,綜合考慮,2020年錫價會逐步回歸到合理區間波動。但近段時間國際疫情局勢有多點擴散的跡象,全球三大經濟體均牽扯其中,因此外盤市場價可能會受牽連度更高,錫內盤價將比外盤價格更為堅挺。


  六


  鎳:疫情擴散需求不佳,鎳價短期仍將承壓


  由于新冠病毒爆發的原因上期所延遲開盤,并且暫停夜間交易,2月3日滬鎳開盤后跳空低開跟跌外盤,達到報告期內最低值100670元/噸,隨后開始上修回補缺口后維持弱勢震蕩。1月20日-2月24日期內累計跌幅5.3%,跌幅較外盤平緩,區間平均收盤價格105059.5元/噸,較2019年平均價格下跌4.8%,最高價為1月21日110300元/噸。


  由于中國新冠肺炎的爆發,市場避險情緒提升,倫鎳短期急速下跌后低位震蕩。報告期內最高價為1月20日14175美元/噸,最低價2月24日12370美元/噸,累計跌幅12.7%,區間平均收盤價格12999.8美元/噸,較2019年平均價格下跌7.0%。


  報告期內共26天,其中下跌16天,上漲10天,漲幅為2月5日,上漲2.01%。2月5日的上漲主要是受兩方面刺激,一是因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潛力藥瑞德西韋的生產企業吉利德與中國衛生部門達成協議,國際市場對藥物效果抱有期待,恐慌情緒有所緩和;二是中國央行分別在2月3、4日通過逆回購釋放資金1.7萬億提高金融市場流動資金。


  報告期內疊加了中國春節假期導致需求降低,以及新冠疫情爆發導致的避險情緒高漲兩大因素,導致基本有色金屬集體承壓,倫鎳價格走低。未來短期內疫情有在全球范圍蔓延的趨勢,日本、韓國、伊朗、意大利、美國等國家也都出現了確診病例,全球的恐慌情緒上升,將繼續打壓基本有色金屬價格。并且鎳的下游不銹鋼消費受疫情影響較為嚴重,不銹鋼企業聯合減產以應對庫存和銷售壓力,鎳需求量進一步收縮。綜上所述,鎳價短期內仍將承壓下行,但受成本支撐,下行空間相對有限。


  七


  黃金:避險推動價格、年內有望持續震蕩上升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海期貨交易所(SHFE)黃金主力合約期金2006(Au2006)收于379.08元/克(結算價),較2020年1月23日中國春節節前收盤結算價349.94元/克上漲29.14元/克(上漲+8.33%),其中最高點出現在2月24日380.78元/克,最低點出現在1月23日348.66元/克。


  截至2020年2月24日,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黃金主力合約期金2004(GCJ20E)收于1676.6美元/盎司(結算價),較2020年1月23日中國春節節前收盤結算價1571.6美元/盎司上漲105美元/盎司(上漲+6.68%),其中最高點出現在2月24日1691.7美元/盎司,最低點出現在2月5日1551.1美元/盎司。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發酵對市場情緒和中國黃金生產、消費、物流都產生了較大影響,春節期間紐約商品交易所(COMEX)黃金期貨主力合約上漲+6.68%,上海期貨交易所(SHFE)黃金期貨主力合約上漲+8.33%。


  從宏觀方面來看,自從2019年12月開始肆虐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NCP)對中國經濟產生階段性影響,預計2020年1季度GDP增長將趨于低迷,第三產業受到嚴重沖擊;而隨著疫情時間的延長,工業等受到沖擊程度也將加深;疫情對有色黃金行業與市場影響需要重視關注對產業供應鏈協同的沖擊、黃金實物生產零售的影響和黃金避險情緒引發的市場風險對沖等。


  受到疫情的影響,在預測的基線情境假設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2020年中國經濟增速預計為5.6%,相較1月更新的《世界經濟展望》預估數值下降0.4個百分點;IMF總裁格奧爾基耶娃并稱,2020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較1月時下調0.1個百分點至3.2%。


  2月中下旬以來,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向日本、韓國、意大利、伊朗等地不斷蔓延,來國際社會對疫情向海外蔓延擔憂加劇,對全球經濟增長放緩擔憂增加,世界主要經濟體有望再度降息升溫,此時美股大幅下跌而避險買盤推動國際黃金價格在2月下旬大幅上漲。


  從基本面來看,黃金下游珠寶首飾加工企業復工時間明顯延后,珠寶首飾實物消費需求在短時內或將較難恢復,世界黃金協會最新報告指出參照SARS影響中國2020年1季度黃金實物需求量可能至少會減少10-15%;不過市場避險情緒引發的投資投機需求則不斷支撐推動國際金價上漲。在全球性貨幣政策趨于寬松背景下,央行購金、ETF投資需求依舊是推動金價上漲的主動力。


  中長期來看, 展望2020年國際黃金市場,隨著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NCP)疫情曙光出現,如果海外疫情也得到控制預計這一突發公共事件對市場直接影響有限;預計后期價格驅動也將從目前避險需求推動向投資需求推動理性回歸。在全球貨幣政策再掀寬松浪潮(2019年美聯儲啟動降息、中國央行降準、俄羅斯印度央行降息、歐日央行負利率等)大背景下,全球性通脹苗頭初現,基于對全球經濟增速放緩擔憂、央行購金和黃金ETF需求將繼續支撐國際金價;而區域地緣緊張局勢(中東伊朗核問題、朝鮮半島局勢等)等潛在風險和全球貿易沖突政策演變、美國政局(特別是美國總統2020年大選)等不確定風險因素將繼續加大國際金價的波動與反彈,2020年國際黃金價格將繼續維持震蕩上行格局。


  八


  白銀:短期避險情緒推升價格,中長期震蕩上行


  疫情期間國際和國內銀價均呈現先抑后揚的態勢。價格上漲的主要推動力是新冠病毒爆發,引發對經濟的擔憂,推動避險資金進入白銀市場。同期,美債收益率下滑,傳統避險產品日元受疫情和強勢美元打壓走跌,均促使避險資金進入白銀市場。后期,疫情結束,全球經濟恢復平穩,避險情緒消退,銀價將回落。


  春節期間,疫情在國內開始擴散,節后多地延長假期,對經濟的擔憂加劇。2月中旬,滬銀跟隨國際銀價走勢上漲。截至2月24日,上期所滬銀主力收盤4546元/公斤,比節前1月23日的收盤價4288元/公斤上漲6%。最高點出現在2月24日的4584元/公斤,最低點出現在2月12日的4237元/公斤。最高價與最低價間的振幅為347元(8.2%)。


  截至2月24日,COMEX期銀主力收盤18.6美元/盎司,比節前1月23日收盤價17.79美元/盎司上漲4.6%。最高點出現在2月24日的18.92美元/盎司,最低點出現在1月29日的17.28美元/盎司。最高價與最低價間的振幅為1.6美元(5.8%)。


  新冠病毒疫情對白銀各消費領域的影響產生分化。受損最嚴重的當屬首飾行業,且在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損失的消費在后期也難以彌補。光伏行業有部分企業一直開工,對銀粉的需求良好。因疫情的重災區在武漢,對于國產正銀粉的打擊慘重。但也給予其他國產正銀粉生產企業入市的機會。觸頭行業主要生產地溫州也是重災區,不過其他地區,如廣州、桂林等企業都陸續復工。其他行業的生產,也在近期陸續復工。比較來看,工業企業的情緒不是很悲觀,一季度耽擱的生產有望在后期彌補。


  年內來看,銀價將受到美聯儲的貨幣政策、對經濟的擔憂、美國大選、地緣政治等因素影響,龐大的地面庫存將繼續拖累銀價走勢。


  九


  鉑鈀:鉑震蕩上行前景看好,鈀連創紀錄高位盤整


  截至2020年2月24日,上海黃金交易所鉑價收于226.48元/克,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229.66元/克下跌1.38%,其中最高點出現在2月19日232.5元/克,最低點出現在2月3日220.75元/克。


  截至2020年2月24日,國內市場鈀價收于699元/克,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630元/克上漲10.95%,其中最高點出現在2月24日700元/克,最低點出現在2月10日595.5元/克。


  截至2020年2月24日,LPPM鉑價收于964.00美元/盎司,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1001美元/盎司下跌3.67%,其中最高點出現在1月24日1013美元/盎司,最低點出現在2月12日962美元/盎司。


  截至2020年2月24日,LPPM鈀價收于2663美元/盎司,較2020年1月23日節前2410美元/盎司上漲10.50%,其中最高點出現在2月19日2781美元/盎司,最低點出現在1月28日2261美元/盎司。


  受疫情蔓延影響,貴金屬人氣旺盛,貴金屬價格攀升。投資者擔心新冠病毒疫情快速蔓延給全球經濟帶來不利影響,投資者涌入貴金屬尋求避險,黃金維持強勢,創下七年新高。由于避險資金涌入,以及南非供應的不穩定,鉑族金屬價格上漲。特別是鈀和銠,由于需求強勁以及基金推動,創下歷史新高。自2006年初以來,鈀價由最低的450美元起步,四年多的時間了價格上漲5倍,突破2800美元,是表現最好的商品之一。


  新冠病毒疫情可能影響全球經濟增長,疫情憂慮升級引發貴金屬買盤。莊信萬豐報告顯示,2019年鈀供需缺口超過100萬盎司。隨著中國和歐洲對于汽車排放標準趨嚴,2020年缺口可能會繼續擴大,助推鉑鈀價震蕩上行。但疫情如果長期持續,可能對下游需求產生一定不利影響。


  十


  價格話語權


  經過多年發展,上期所有色金屬期貨已成為規模較大、運行成熟、功能發揮良好的期貨品種序列。根據美國期貨業協會(FIA)統計的2019年度全球交易所期貨與期權成交量數據,折合成交易噸數計算,上期所有色金屬期貨的成交規模在全球名列前茅,其中鎳期貨在全球同類合約中排名第1位,鋁、鋅、鉛、錫期貨排名第2位,銅排名第3位。


  近年來,中國有色金屬期貨的價格影響力日益擴大,其中銅期貨已形成內外盤價格相互引導的格局。春節期間受疫情影響外盤下跌,由于國內期貨閉市,開盤后跟隨外盤補跌;隨著國內各種提振經濟對抗疫情的逆周期政策的推出,外盤總體上又有跟隨國內期貨價格企穩復蘇的態勢。“上海價格”和“倫敦價格”共同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定價參考依據,被國內外生產者、消費者和投資者廣泛運用,在世界經濟和有色產業運行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福彩3d字谜画谜新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