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2019,中國鋁合金輪轂行業投資熱降溫 理性開始回歸
來源: | 作者:chinacaw | 發布時間: 2020-03-07 | 235 次瀏覽 | 分享到:
   歸去來兮,冬至已至,轉眼之間,又是一年。”
   受經濟下行及汽車銷售市場持續低迷的影響,大陸鋁合金輪轂項目的投資與前幾年相比,終于告別了喧囂回歸了理性。從媒體的公開報道來看,2019年中國大陸鋁(鎂)合金輪轂“新建”和正在“規劃”的項目共計11個,相對于2018年的18個減少了四成;“規劃”和“在建”的產能合計5320萬只,單從數字上看與去年相比略有“反彈”。下面是我們從公開渠道搜集整理的中國大陸鋁(鎂)合金輪轂行業2019年新增產能的信息匯總:

   首先,按慣例我們需要借用去年“回顧”系列文中的幾句話對上面的數據再次做些說明,以免第一次閱讀我們“回顧”系列文章的讀者對我們采集數據的渠道和分析數據的依據產生疑惑,同時也便于朋友們能夠調整思路和我們從同一視角共同探討這個問題:“我們在此發布的數據信息全部來源于公共媒體的公開報道,某些新項目信息雖然我們已經了解,但為避免侵權,該部分信息暫未列入上表進行統計,待將來信息公開后我們再在后續的‘回顧’報道中補錄。由于我們所做的是趨勢的分析,且數據的收集方法和取樣范圍都保持同一口徑,所以盡管數據與真實情況有些偏差,但據此采用比較分析法得出的趨勢結果,受絕對數精確度的影響不會很大,因此大致的趨勢應該是準確的”。

   下面我們就開始對去年整個行業的情況及今后的走向做個簡單的回顧和分析。
   從上面的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到2019年新增的項目“規劃”產能比2018年的數據略有增加,但從去年實際發生的情況并結合以往的數據來看,“擴容”的整體趨勢實際上還是下降的。下降的原因我們在去年的“回顧”文章中已經做了詳盡的分析,今年就不再贅述。


   2019
年新增項目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大部分“新增”產能都是現有鋁(鎂)合金輪轂制造商的產能擴充或者是異地增建的項目,這部分“規劃”的產能占到總量的65%,也就是說去年新“規劃”產能的65%是有一定的技術和市場支持的。 


   從這張折線圖中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2018年開始現有輪轂廠擴產增加的產能占全年新增產能的比例開始大幅回升,那種純跟風跨行業投資的新項目比例正在逐漸減少,這說明整個行業的投資正在逐步回歸理性,同時行業產能也正在逐漸集中。
   眾所周知,技術和市場是企業的命脈,特別是輪轂行業,按照目前產品的價格和制造工藝水平,如果沒有一定的技術沉淀和管理經驗的積累,跨行過來的投資者在項目投產的初期就想做到現金流為正幾乎是不可能的;同樣,由于鋁(鎂)合金原材料價格較高,占用流動資金較大,如果沒有一個穩定的市場,就無法保證流動資金的高效率周轉。所以從投資風險的角度來看,跨行業投資的新項目其風險遠遠高于現有輪轂廠的新增項目,而現有輪轂廠新增產能比例的逐年增加正是表明了汽車鋁合金輪轂行業的投資正在趨于理性。
   大陸鋁合金輪轂行業在2018年遭遇了初創以來罕見的內憂外患,產品訂單的數量和實際結算價格及結算周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而這些影響行業經營實績的環境在2019年并沒有得到明顯改善,甚至還在惡化。首先是訂單緊張,那些過去不被看好的付款周期長、利潤水平非常低的“雞肋”訂單也成了輪轂廠追逐的“香餑餑”,例如業內“大佬”級企業曾經不屑染指的某民族品牌車企,其輪子訂單在去年居然遭到了該“大佬”企業的橫刀瘋搶,輪轂企業對市場的饑渴程度由此可見一斑;其次,部分企業的資金供應也出現了問題,如果我們耐著性子在公開的企業信息查詢平臺上搜索一下,就不難發現去年又有多家鋁合金輪轂制造商新添了不少“失信信息”,個別法定代表人也被限制了高消費,有的企業還不幸被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然而,就在這樣的“時艱”之下,全年“新增”的產能中現有輪轂廠擴產項目的產能比例卻逐年提升,這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正如我們過去預測的那樣,“強者恒強”,輪轂行業的產能正在逐漸集中。
   另外,去年新增的“規劃”項目還有一個值得一提的看點,仍然是關于鎂合金輪轂項目的老話題。2019年公布的新“規劃”鎂合金輪轂總產能為1800萬只,占全年“規劃”增量的33.8%,而這一比例在2018年僅為8%!關于鎂合金輪轂這個產品的現狀我們已經在《回顧2018 中國大陸鋁合金輪轂項目投資增速放緩 冷中有熱》及《淺談鋁合金及鎂合金輪轂鍛造和鑄造工藝的優劣》等文中詳細分析過,在此也不再贅述,我們在此只想提醒一下投資者們,一個把出口銷售僅僅千余只鎂合金輪轂就當作新聞大書特書的市場是很難支撐起這么大規模的新增產能的,還是那句老生常談的忠告:掙錢不容易,投資需謹慎!衷心希望廣大投資者能夠理性、科學的決策。
   關于去年我們在“回顧”文章中提出的輪轂行業在未來一段時間可能會出現的一些特點和走勢,其發展也都未超出我們當初的預測,特別是本土輪轂企業在海外投資擴產的步伐正如我們所預料的那樣正在加大、加快。我們在《為什么中國會成為世界鋁合金輪轂頭號制造大國,這個優勢該如何保持?》一文中曾詳細分析了中國大陸鋁合金輪轂制造業做大的原因,其中之一就是大陸已經建立起了一個能為輪轂行業提供全方位服務的完整的產業鏈條,它的存在保證了大陸鋁合金輪轂產品的成本在全球范圍內具有了絕對的競爭優勢,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本土的企業能夠拋棄這個有利條件而不遠萬里去海外投資呢?一方面當然是為擺脫歐美及其他莫名其妙國家的反傾銷和關稅保護的堵截,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是對國內投資環境的信心不足造成的。
   我們去年曾經做了一個粗略的統計,從2010年歐盟開始,全球已經有10個經濟體有過對原產于中國大陸的鋁合金輪轂產品進行“制裁”的歷史,目前這10個經濟體的GDP總和已經超過了全球GDP的一半,如果剔除中國GDP的數值這個比例將達到68.44%(以2017年各經濟體公布的GDP數據計算)。所以為了規避當前和今后這些具有不確定性的貿易壁壘所帶來的額外成本的風險,有能力的本土輪轂制造商只能是移師海外。另外,近年來中國大陸的人工、能源、運輸、稅費、環保等成本全面上漲,這些問題給制造業帶來的壓力是不言而喻的;同時在輿論層面近些年也偶爾出現了一些不太利于民營資本發展的雜音,也許正是這些因素對國內投資者的信心產生了或多或少的影響。但對于后者我們覺得大可不必憂慮,我們要相信“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社會始終會向著進步的方向發展的。
   隨著新年鐘聲的敲響,二十一世紀的二十年代就這樣拉開了序幕,那么未來一年的輪轂行業將會遭遇到何種顏色的天鵝和犀牛呢?
   首先,行業的發展還會沿著我們過去一貫所預測的軌跡繼續前行不會改變。其次,經濟運行有其自身的規律,我國經濟經過長期的高速發展已經到了調整的周期,這個調整不會是一蹴而就的,新年伊始那場迫不及待的降準就足以說明了這個問題。雖然剛剛發布的2019年國民經濟運行數據又毫無意外的被大多數媒體解讀為一片喜人的形勢,但我們也應該看到去年GDP的增速已經跌落到了自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的歷史最低點,所以我們這個身處經濟大環境中的輪轂行業其發展當然也會受到這個決定性內因的影響。“春江水暖鴨先知”,輪轂行業的從業者們自然會體會到這個中冷暖。第三,我們還有一個不能掉以輕心的問題就是中美貿易摩擦。雖然1月15日雙方簽署了第一階段的協議,但我們應該意識到這只是雙方貿易戰的停火而非停戰,第一階段協議對我們鋁合金輪轂產品出口美國實際上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利好,而且還存在著這個協議是否能認真遵守與執行及第二階段協議的談判內容與結果等諸多變數。單純的貿易摩擦對輪轂行業影響總會有一個限度,但是因此而引發的經濟上的蝴蝶效應卻不可忽視,輪轂或與之密切相關的汽車都屬于消費品,它的市場是由購買力支撐的,經濟大環境失衡后引發的沖擊對所有需要真金白銀來交換的商品來說都不可能幸免。
   時間總能帶走一切,過去的畢竟過去了,不管是喜悅還是悲傷,不管是平安或是動蕩,2019永不再來。突然想起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人類沒有從歷史中吸取任何教訓。”但愿我們的“回顧”系列文章總結或者說歸納的過去一年中的不能成為經驗的“經驗”或“教訓”,能夠為中國鋁合金輪轂行業的發展留下一點點歷史的痕跡。
來源:alwheel 王巨光
福彩3d字谜画谜新彩网